精彩野史
精彩野史
见了孟浩然便询问诗作之事
精彩野史 2020-03-12 18:28

当孟把这一次进京新作《岁暮归南山》朗诵的第二句“不才明主弃”时,本来听得很欢愉的明孝皇帝,猛然正色说:“你何曾求官,朕又何曾废弃你?”讲罢便拂袖离去。这一次“醉吟”口不择句得罪皇帝,遗失了进身时机。

本文来源:《老人报》2012年八月二十三日A12版,小编:唐汉滔,原题:《孟山人为 “醉吟”所害》

南陈兴诗成风,大凡写诗作赋稍知名望的人民代表大会都混得科学。年届四十的孟浩然,亦迫不比待,便来到香江谋求一官半职。他找到交往甚笃的王维帮衬。当下王维得悉来意便犹言一口,并择日约孟到官邸饮酒畅聚。

诗坛巨匠与翘楚雅聚的信息不知怎么样被当朝天子光皇帝知道,竟乍然摆驾到了王宅,见了孟山人便询问诗作之事。孟见太岁照管便喜出望外,一首接一首背诵诗作。那时候,朗诵不停、吃酒不断,人已走入醉态,当孟把此次进京新作《岁暮归南山》朗诵的第二句“不才明主弃”时,本来听得超级高兴的唐恭惠帝,顿然正色说:“你何曾求官,朕又何曾遗弃你?”说完便拂袖离去。这一次“醉吟”口不择句得罪天子,错过了进身机会。

回乡隐居四年的孟潮州,依旧想着进身事。二三十一日,他想到基友韩朝宗能帮她进身效力。

韩朝宗约其合营赴京。赴京当日,适逢其会一个人老朋友登门寻访,孟设席迎接,席间几个人举杯叙旧,孟又喝挂了。亲戚五回提醒:“你和韩大人约好上海北昆院的日子已到……”孟不但不如时停杯,竟然认为亲人扫兴,便大声说:“既然喝开了,管它还犹如何工作?”那句话被在厅堂等候的韩朝宗听见甚为生气,暗思这个人混淆黑白,作者干什么要引入您?当下逃之夭夭。

古人“醉吟”与世人的“醉驾”,同是害人误事,可鉴。